音乐空间“线上”求生存?
发布日期:2018-06-23 17:08:10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浏览量:9

 在广州,从喜窝到TU凸空间,再到2015年9月成立的乐府、海石音乐交流中心、中央车站等一大批兼具酒吧、咖啡厅性质的Live House,已经成了不少年轻人生活消遣的好去处。

 

   乐府开业以来,演出并不少,为什么关停?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,这跟近年来广州不断上涨的租金有直接关系。而未来,不少音乐空间运营者正瞄准“线下+线上”的模式,以探求在互联网时代下新的生存空间。

 

  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

 

   受租金掣肘的音乐小剧场

 

   “现场音乐提供的是真实的表演,内容更个性化,而且有独立性的一面。歌曲大多是原创作品,比流行音乐更有力量,也更有现场生命力。这种魅力必须到现场才能感受。大明星可能会去万人体育馆,但独立音乐人不需要花哨的舞台,小型舞台和贴近听众的表演方式更适合他们。”乐府负责人小刀很清楚“live”的魅力。

 

   除了文艺青年,现场演出的粉丝人群变得越来越广,从专业音乐人到白领上班族都有。如果翻查乐府近期的排期,李志、Paloalto、旅行团、海龟先生等独立音乐歌手和乐团,都曾经造访这间Live House。

 

   听到乐府即将关闭的消息,很多业内人士表示惋惜。“它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场场精彩的Live,带来的还有朋友的相聚时光、一股股力量。”有人在其微信公号下留言说。

 

   除了乐府,此前关于北京Mao Live House无力支付房租搬离鼓楼的消息去年底也是被炒得沸沸扬扬。

 

   Live House最基本的收入源自门票,全部满座也只能卖掉几百张门票,而通常一张门票100元,门票收入只有几万元。加上Live House的演出大多在周末进行,周一到周四又形成了空档期,如果没有周边衍生品的开发,单纯靠门票来维持Live House的生存很难。

 

   所以,租金上涨只是摆在明面上的问题,而长期以来的运营模式单一才是其陷入困境的主因。

 

   立体化运营在线吸引歌迷

 

   尽管Live House在国外相当活跃,但在国内,Live House如同小剧场演出,容纳空间有限,仍属于小众范畴,想持续发展必须接受互联网的冲击,拓展盈利点。

 

   在广州,滚石除了投建“中央车站展演中心”外,还同时配备了一个名为“后车站”的咖啡馆,尝试立体化运营。

 

   “做了这么多年的演艺,不会不知道传统的Live House是没办法赚什么钱的,靠酒水、门票的利润,连好一点的设备也买不起。”刚刚在广州开业的Linda Live House的负责人之一蒋艺杰说。

 

   这是酷狗音乐在广州珠江新城新开的“Ku KTV & Linda Live”项目中的一部分。该项目希望通过线上线下平台的结合,打造一个全新的造星体系。在这个全新的Live House里,灯光音响花费过1000万元,电视台的专业导播系统也花了300多万元,配备大牌调音师可做线上直播,是一个演播厅级Live House。“让他们在线上唱。”蒋艺杰说。

 

   “系统后台会描绘出歌迷数据,比如性别、城市分布和年龄段等等,这些都是品牌最重视的资料,化妆品或者汽车公司都需要这种数据。有了品牌广告商的关注,我们平台的商业价值也会提升。”他希望通过一个音乐APP,把线下的演出做成Live House长期的演艺窗。

 

   另一边,今年在广州新开业的在野空间则希望传递出“life style”这个概念,在野主理人陈伟嘉更愿意称在野为一个艺术空间,其他的业态还有家具销售、咖啡、场地租赁和活动策划等等。

 

   现在,通过一场场的演出以及售票的系统,陈伟嘉和他的团队正在一点一点地把广州城中“有相同价值观的歌迷”用大数据整理出来。“我花钱进去,获得这些购票者的数据,等于获得了一个新的市场,这是优质的乐队、唱片和演出产品真正能卖出去的市场。每场演出假如来500人,每个人理论上能影响200人,那么一场演出的传播力度就是10万人,这等同于有10万人认识了独立音乐的存在。”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Copyright  © 2014-2015 ,www.xianyuu.com
先羽传媒(深圳)有限公司
联系电话:
联系邮箱:
联系地址:
13823668842
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软件产业基地4A901